宁都概况 自然风光 红色遗址 客家风情 休闲娱乐 宾馆饭店 传统美食 地方特产 旅游招商 旅游服务 线路推介
  

游览示意图

 您现在的位置: 宁都旅游网 >> 宁都概况 >> 文乡诗国 >> 文章正文    【今天是: 
    
易堂九子的领袖魏禧

魏禧(16241681),宁都县城人,字凝叔,号裕斋,派名际昌,兄弟三人排行第二,世人尊称他为叔子,他曾住在翠微峰上的勺庭,人们又称他为勺庭先生。

明熹宗天启四年甲子(1624)正月十三日,叔子出生于宁都城里一个“素封八世”的富有家庭。父亲出生时门前香草结籽如凤,因此名兆凤,字圣期,自号天民。魏兆凤是明朝秀才,为人忠孝有大节,品貌出众,仗义疏财,好交朋友;天资敏捷,读书不忘,下笔成文,就是不喜欢科举学业;郡县推举他为孝廉、师儒,他看见当时党阀斗争,认为即使为官也不会有所作为,坚决不出任。宁都魏家世代都是名门望族。明朝嘉靖年间发生大饥荒,魏家捐谷万石,朝廷予以表彰,于是叔子的高祖希简公(讳良宗),请工匠精雕细刻,建圣旨门;门内建高堂广室,落地千柱。此后,人们便称之为“圣旨门魏”。魏兆凤娶妻曾氏,生育了五个儿子存活了三个:老大名叫祥,字善伯;老三名叫礼,字和公;老二就是叔子了。

叔子小时候身体很虚弱,参术不离口。叔子不喜欢嬉戏,课间同学们玩耍,他却还勤学不辍。10岁时,他就学习制举文字,想交朋友。11岁,叔子进入县学,同学中学习成绩第一。这一年,叔子定下谢秀荪为妻,秀荪是其祖父谢于教一手带大培养的才女。谢于教是一位饱学老先生,曾任滁州知州,因不满阉党魏忠贤专权愤而辞官,领着孙女回到宁都,这时已是70多岁了。有一次,魏家去拜访老姻亲,大家一揖后便散去,唯独11岁的叔子与老人家谈了一整天。叔子14岁时,拜名儒杨一水为师。杨一水,名文彩,字治文,晚年号一水,学生称之为“一水先生”。杨一水十三四岁才读书,16岁就考中秀才,31岁考中副榜,45岁恩选贡士,被推为“天下文章第一”。一水先生著有《尚书译》14卷,《四书艺》200余篇,古杂文数十篇,大多巉峭精到。叔子是最后入学的学生,对老师像对父亲一样,自认为是一个直言的晚辈,常常指出老师的不足之处。一次,先生家里来了一位客人,叔子陪同在侧。客人走后,叔子提醒先生刚才一个典故的出处说错了;先生听后非常惊讶和高兴,并得意地对大家说:我老了,还能有魏禧这样的学生真是莫大的荣幸!魏禧就是我身边的一面镜子,一柄利剑,时刻提醒我,我才是一个学生啊!叔子15岁与谢秀荪成亲,他在《礼斗表》中说:“伏惟禧一介青衿,半生黄卷。十五有室,已合礼于齐眉;三十无儿,未承欢于绕膝。”秀荪有诗《奉寿勺庭外君四十初度》,其中写道:

 

与君同年生,相隔三千里。

先人重旧好,媒妁成佳礼。

我生仲夏初,荷花正清美。

君辰占早春,寒梅间桃蕊。

梅花比君节,桃花比君才。

不同众草谢,能并群芳开。

忆我十五时,结褵升东阶。

相为影与形,琴瑟静以谐。

 

崇祯十三年庚辰(1640),叔子17岁,因为自视才高,有时未免疏狂。在一次酒席上,叔子以讹传说道别人的短处,而那人就在席上,这让叔子满脸羞惭、无地自容、教训深刻。叔子在其《日录》中写道:“余生平未尝遭险受横逆,十七岁时曾于席上以讹传道人阴事,不知此人即在对坐,予当下惊惭欲死,而此人终不相仇,且成文章知己,终身遂为此友所容。余告止山曰:平日谨言,一放肆便刺手,可见天地爱我。然此人终不相仇,转会心粗手滑,恐又是弃我之意。每思少病,人一病便重。愿诸君时赐提醒也。”叔子年轻时就严于律己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崇祯十七年(1644),叔子21岁,长得身材修长,两目炯炯,英武挺拔。三月,李自成攻陷北京;四月,清兵入关。大明倾覆,魏兆凤父子心里毫无准备,闻讯后相拥痛哭,食不甘味,寝不安席。好友李腾蛟、邱维屏、曾灿、彭任天天来到叔子家中,个个怀揣殇国之痛,终日不知所措。叔子日夜筹划与曾应遴起兵,不久因李自成的失败、南明政权的建立而中止。此后每天晚上,叔子独坐书房,静静思考如何拯救南明王朝。这年五月,叔子接连写出《制科策》《限田策》《奄宦策》。这三策,被认为是“变法三策”,其中《制科策》对于革除阉宦、整肃朝纲的确是一种救国良策,但这时的南明内部更加勾心斗角,朝廷腐败无能,什么灵丹妙药也无法挽救其灭亡的命运,叔子惟有望空兴叹。然而,“变法三策”一改以前脱离实际、内容空洞的文风,是文章经世实用的尝试,为叔子“明理适用”、“积理练识”、“不拘法度”文学理论的形成提供了最初的写作实践。

顺治三年(1646),魏氏兄弟伺奉父母避乱于翠微峰顶,九子中的其他人也陆续上山。这时的叔子,早已与举业文章决裂,一方面关注天下风云变幻,时刻不忘抗清复明;另一方面诵读经史,钻研古文,教授学生,撰著文章。叔子在《与温伯芳》书简中说:“二十四岁后弃科举,始于家姊丈学古文,自惟意识议论有足与古人并立;然古人之传后世者,必其文之超逸独绝,不独以意义也。”可见此时叔子进步神速,全然已得古文精髓。顺治四年丁亥(1647)六月,文集外篇编竣;十月,文集内篇二集编成。顺治五年(1648)七月,江南理学大师吴秉季访问翠微峰,易堂中邱维屏、彭士望、李腾蛟、彭任的理学造诣令其大为震惊。此后,易堂理学的名声大振,传遍江南,许多名士纷纷造访易堂。顺治十六年(1659)五月,方以智身穿僧服访问易堂,翠微峰上茂林修竹,蔬圃亭舍,鸡鸣犬吠,有如村落,叔子对他说:“即此何减桃花源也。”方以智在金精山中住了两个多月,耳闻目睹九子高尚情操,离开时叹曰:“易堂真气,天下罕二矣!”

方以智(16111671),字密之,安徽桐城人,崇祯十三年(1640)进士,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、哲学家、科学家,与陈贞慧、侯方域、冒辟疆一起并称为“明末四公子”。清兵入关后,方以智一直进行反清复明活动。弘光时,为马士英、阮大铖中伤,逃往广东以卖药为生;清兵入粤,他在梧州出家,字无可,别号大智、药地、愚者大师等,晚年定居庐陵青原山。康熙十年(1671)冬,方以智因粤事被捕、解往广东,途经万安惶恐滩时病逝于舟中,也有人说他自沉于惶恐滩殉国。

这次访问后,易堂九子与方以智交往甚密。康熙六年(1667),方以智游武夷山时,听说叔子在新城(今江西黎川县)授徒,特意绕道至新城,与叔子相会于天峰寺日夜长谈。方以智逝世后,叔子又特意拜谒了亦庵寺安放他骨灰的灵塔,并写下悼诗,称赞他誓死不降清,有南宋文天祥的气节。

叔子在易堂的东边盖起一栋草堂,堂前用石头垒起了一汪水池,水池像一柄勺子,池中种着荷花,草堂门楣上挂了一块匾额,上面写着“勺庭”二字。易堂九子没有出游前,常常在易堂或勺庭聚会,有时眺望远山,观落叶飞花;有时穿戴明朝官服,打起鼓来,扮演明代故事;有时摆起酒席,吟唱古人诗歌,动情处竟一个个泪水打湿衣衫;而更多的时候是研讨经典,切磋学问,谈论古今得失,有不同意见就大声争论,九子中谁有缺点、错误,大家都会对他进行不留情面的批评,直至其认错为止,大家都以高尚美德引为榜样。早年,邱维屏曾用书信的方式批评过叔子由于自信而拒谏饰非的毛病,叔子愧惧万分,后来邱维屏自编文集的时候并没有把这封书信收录其中,十年后叔子将这封信附在自己的文集中,用以警示自己。

九子隐居翠微峰后,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“造士”,期望反清复明的事业后继有人。他们先后在翠微峰、三■峰、水庄办起了三个学馆,统称为“易堂三馆”,学生来自各地,达数百人之多。他们自编“教式”(相当于今天的教学大纲)、教材。老师、学生都穿戴明朝的衣冠,几十年不变。并且,他们还与南丰的程山七子(谢文洊、甘京、封浚、黄熙、曾曰都、危龙光、汤其仁)、星子的髻山七子(宋之盛、关一圣、余晫、查世球、查辙、夏伟、周祥发)交流往来,并称“江西三山学派” 。出生较晚的清代著名文学家方苞(16681749,文学流派安徽桐城派创始人)赞扬说:“宁都学显。”当时,叔子在水庄陪伴父母,并主持水庄学馆的教学。一天,叔子正在水庄为学生们授课,几位易堂的先生前来探访,于是叔子对学生们说:你们看,来了几位磨洗镜子的匠人。学生们一下子明白不过来,叔子把老师比成镜子,一经解释,才恍然大悟。康熙四年(1665),叔子还接受孔正叔(明末举人,明亡后不仕清廷)的邀请,到建昌新城学宫主持教学,并与孔正叔成为忘年挚友。

为了广己造士、交结天下奇人,叔子五次游历江淮吴越。康熙元年壬寅(1662)初夏,39岁的叔子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游历:七月登庐山;九月抵达扬州,与林时益一起到梅花岭上拜祭史可法的坟墓;然后过高邮拜访黄黄山(黄鸣歧,字黄山,人称“黄黄山”),成为忘年交。第二年,叔子40岁,三月祝黄黄山70大寿,七月返吴门,十月游南京,登雨花台,心中顿时勾起许多故国情怀,遂成《登雨花台恭望》诗一首:

 

生平四十老柴荆,此日麻鞋拜故京。

谁使山河全破碎,可堪翦伐到园陵。

牛羊践履多新草,冠带雍容半旧卿。

歌泣不成天已暮,悲风日夜起江声。

 

告别南京,叔子又游杭州,访名士汪沨,相交为兄弟。叔子初游江淮、吴越,本打算再游北京、西安、武汉、长沙等地,因旅费不够,只好返回翠微山中。返程前,题诗客舍:

 

珍重天涯一敝裘,寒霜如雪压行舟。

囊中剩有江湖气,归卧西山百尺楼。

 

康熙九年庚戌(1670)春二月,叔子开始了他的第二次游历。叔子先到南丰哭祭门人李作谋,三月至黎川,四月折回南丰,九月抵达南京参加名儒黄大宗等人的登高之会,而后又重登燕子矶。燕子矶是长江三大名矶之首,游览中叔子发现了伯子、季子的题诗,心中无限感慨,于是吟成七律诗一首:

 

怪石孤亭立太虚,江山无恙独愁予。

不知故国几男子,剩有乾坤一腐儒。

东壁数行留雁字,西湖八月断鱼书。

重阳最是多风雨,两地登临总未殊。

 

在南京,前来拜访、求文章的人络绎不绝,大家都以得到叔子的文章为荣。从此,叔子的文章在江淮吴越间广泛流传,文名大震。十月,叔子做客扬州。十一月,叔子从扬州起程,腊月初回到翠微山中,写下千古名篇《大铁椎传》。这一年,叔子47岁。

康熙十年辛亥(1671)二月,叔子第三次出游。四月,到达扬州,李砺园招待游览镇江的金山、焦山。在游镇江南郊莲花洞休息的时候,倚在一棵梧桐树下一挥而就,写出散文名篇《砺园种竹图说》。五月,端午节前一天,严颢亭做东,12位文朋诗友饮酒聚会,各作诗抒怀。六月,到常州,与恽逊庵结为忘年交。九月,访李天植于嘉兴平湖。十二月,返扬州,与朱彝尊交于江都。一日,叔子与戴苍相遇于彝尊家中(叔子在《看竹图记》中称戴苍为“戴生”),请其为自己画一幅看竹图。戴苍,字葭湄,钱塘人,人物画栩栩如生,秀绝天下。不日,戴苍将画好的《魏叔子看竹图》交给叔子。画中修竹万竿,一曲清溪蜿蜒流过,叔子头戴方巾,身穿粗布衣裳,手曳竹杖,脚著便鞋,神态自然,独自漫步山林之中。画像与叔子一般无二,叔子十分喜欢,亲自在画上题诗一首:

 

修竹万竿,清溪一曲。

曳杖容与,适我幽独。

 

叔子于第二年(1672)春天,作客常州;六月,又至苏州,认识了60多岁的归元恭。归元恭(16131673),即归玄恭,又名归庄,明末清初文学家,博涉群书,文诗书画皆能,是明代才子归有光的曾孙,曾参加昆山抗清斗争,失败后削发为僧。元恭先生怀抱高节,一生狂傲不羁,但对叔子却很是谦恭,两人结为忘年交。七月十五日,写作《看竹图记》。八月中秋,叔子即将回宁都,宗子发从扬州来送,张带三、许葵园、沈贲园、吴六益、朱雪田、张梅岩从上海松江来送,于是一批文人䜩集苏州虎丘,赏月、喝酒、吟诗,诗作编成集,由叔子作《虎丘中秋䜩集诗序》。九月,叔子访常熟毛扆;十一月从苏州南归。

康熙十五年丙辰(1676),叔子进行了他的第四次游历。1677年三月到吉安,七月到扬州,十月到苏州,十二月到无锡听到伯子遇害的消息而南归。  

 康熙十七年戊午(1687),叔子被清廷荐举为博学鸿儒,叔子称病拒不应召。至十一月底,全国被荐举的人大都去应试了,包括原来一些反清的文人如朱彝尊、汪琬等,拒征的屈指可数,叔子就是拒征的少数人之一。十二月,江西巡抚责令宁都县令将叔子抬到南昌,叔子用被子蒙住头装病重,死活不仕清廷。叔子回翠微山中时,南昌许多名士都去告别,赠诗称赞叔子的骨气,叔子也一一答谢,其中如《戊午十二月口占答杨友石诗》:

 

天寒作客殊草草,水雪堂中寒正好。

自笑虚名累此身,无端风雪章门道。

 

康熙十八年己未(1679),叔子第五次出游。七月与庐陵赵子嶷相会于泰和萧氏园馆,九月头风疾作,就医泰和,并在泰和过冬。康熙十九年庚申(1680)四月,叔子卧病南昌,写下如下《日录》:

 

能知足者天不能贫,

能无求者天不能贱,

能外形骸者天不能病,

能不贪者天不能死,

能随遇而安者天不能困,

能造就人才者天不能孤,

能以身任天下后世者天不能绝。

 

七月,叔子客居苏州,编订文集第二集。八月从南京返回苏州桃花坞,病重。赴朋友之约,从无锡去扬州,十一月十七日(公元168116日)船到仪征的晚上,叔子突患心气病不幸去世。当时,门人梁份随行吴越。噩耗传出,远近友人都走哭于殡所。许多人在叔子游历过的地方设位祭奠,海内认识的和不认识的,都为叔子的逝世惋惜不已。“任天下于一身,托一身于天下”,至死无怨无悔,叔子做到了。这一年,叔子57岁。十二月二十二日,消息传到宁都,叔子的元配夫人谢秀荪闻讯当场昏厥在地,然后绝食十三天,一一交待后事,于第二年正月初六饿卒内寝。三月二十九日,弟之子世傚、门人赖韦迎榇归,将叔子夫妇一起合葬于城南水东村下罗坪。叔子夫妇墓前有一座高大丰碑,四面有铭文,可惜毁于史无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,令人痛心。

叔子一生没有子嗣,但他曾对好友彭士望说:我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叫《左传经世钞》,二儿子叫《魏叔子日录》,三儿子叫《魏叔子文集》。叔子一生著作丰富,体裁多样,内容广泛,涉及方方面面。

叔子的诗写得也很有特色,在国破家难之际,无限悲愤如洪涛般汹涌于笔端。25岁的内弟(谢秀荪的弟弟)辞世,叔子写了一首题为《哭谢曲斋》(见本书附录)的五言诗奠之。叔子在诗的序中说,“谢子敛于山下,予病不得往抚榇而哭,中夜欲狂,爰成哀吟。”此诗解除了所有束缚,呼天抢地,“狂”得与屈原、李白一般无二,全是真性情的直接流露。另外,叔子的《芜湖塔题壁》同样写得大气而悲愤:

 

万家烟火倚江东,赤县神州此大风。

独上浮屠高处望,令人空忆沈崑铜。

 

沈崑铜,芜湖人,明末复社成员,明亡后从事反清斗争,顺治十四年(1657)被捕,十六年(1659)斩于南京,他的一妻二妾同时遇难。此诗对于牺牲的烈士颇具纪念意义。

叔子有许多诗反映人民疾苦的诗,如《卖薪行》《孤女行》《孤儿》等。江南采莲,游览潇湘,本该写得更清新活泼,但在叔子笔下依然觉得沉重,如《江南弄》:

 

浦水何深深,菖蒲高欲没。

空上采莲舟,莲叶不得出。

不愁水深莲叶稀,愁无莲子君苦饥。

 

而《潇湘曲》,是眼前一幅“竹叶何青青,竹竿何历录。洞庭多秋风,日暮摇山屋”的妃竹图。

叔子闻名于天下的是他的散文,被称为明末清初“三大家”之一,《大铁椎传》是其代表作,曾编入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的中学语文教材。这篇文章,前面是序,后面是论,中间的正文部分写得极其简洁、精当,叙事如绘,人物栩栩如生,可谓是千古杰作。序,欲说明大铁椎真有其人;而论,则暗含文章的写作目的。

叔子散文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凌厉雄杰,尤长议论。当时全国有“北侯南魏”之说,“时人以侯方域之叙传与魏禧的议论为文坛双妙”。魏禧不但是文学家,而且是提倡经世实学的思想家,他的文论对当时的文风产生了很大影响。后世几乎所有的文学批评史著作,都辟有章节对魏禧进行专门介绍。

叔子的文论有以下观点:

一是要立本。叔子在《答蔡生书》中说,“文章之道,必先立本,本丰则末茂”。所谓立本,就是“必先正性情,治行谊”、“发之言者必笃实而可传”;“其次,则考古论今,毅然自见识力,窥人之所不及窥,言人之所不敢言。”用今天的话来说,欲要有文品,先要树立人品;人品正,则文品也正。

二是要明理适用。叔子反对为文而文,与世无补的文章,重视有现实意义的文章。叔子认为“明理适用”是读书的目的,通过读书可以明白古今治天下的道理和方法;同时,“明理适用”也是作文的目的,文章惟有能说明道理、有益于世,才不会成为空言。叔子在《答曾君有书》说:“读书所以明理也,明理所以适用也。故读书不足经世,则虽外极博综,内析秋毫,与未尝读书同。”叔子追求理与用的统一,剖析汉儒重实学而不谙于理、宋儒发明义理而不合实用的弊端。在《恽逊庵先生文集序》中说:“惟文章以明理适事,无当于理与事,则无所用文,故文者载道之器。”叔子抨击明末八股文的腐滥与道学家的虚浮,在《丙篇一集叙》中说:“制举之业至今日而滥极。浮词失意,危言贼理”,“况欺己欺人,以谀言惑天下,而侥幸于不可知之富贵,吾不许也。”说八股文既不实用,又不能阐明义理,虽然文词巧妙,不过是雕虫小技,这就从根本上动摇了几百年来统治者用以选拔人才的八股文制度。

三是要积理练识。如果说“明理适用”是文章的目的和功用,那么“积理练识”就是作文的基础和条件。叔子在《宗子发文集序》中说:“吾则以为养气之功在于集义;文章之能事在于积理。今夫文章,六经四书而下,周、秦诸子、两汉百家之书,于体无所不备。后之作者,不之此则之彼。而唐、宋大家,则又取其书杂糅、熔铸古人以自成,其势必不可以更加。故自诸大家后,数百年间未有一人独创格调,出古人之外者。然文章格调有尽,天下事理日出而不穷,识不高于庸众,事理不足关系天下国家之故,则虽有奇文与《左》、《史》、韩、欧阳并立无二,亦可无作。”告诉我们所谓“积理”,就是为文要兼收并蓄,采众家之长,观察社会,关注现实,特别要关心国家安危、民族兴亡的大事。在《答施愚公侍读书》中,叔子也有一段很精辟的论述:“愚尝以谓为文之道,欲卓然自立于天下,在于积理而练识。积理之说,见禧叙宗子发文。所谓练识者,博学于文,而知理之要,练于事务,识时之所宜。理得其要,则言不烦而躬行可践;识时宜则不为高论,见诸行事而有功。是故好奇异以为文,非真奇也。至平至实之中,狂生小儒皆有所不能道,是则天下至奇已。故练识如练金,金百练则杂气尽而精光发。”也就是说,作文之前,要博学,要知理,要实践;而作文,又要能运用于实践,发挥作用。叔子在其《日录》中把“造识之道”概括为三方面,“曰见闻,曰揣摩,曰阅历”,强调感性经验对于积理练识的决定性作用。

四是要辩证地理解文法。叔子认为作文要立本,要积理,要练识,也要重视作文之法。但他认为“法”是可以随着人的认识和感情的变化而有所变化,甚至可以突破和超越以往的规范。他认为对真理的认识只能逐步接近,不可能一下子达到完全了解的境地,圣人也不能“一成而永定”,因而“法”也是一个逐渐发展、有所变化的概念;世间的万事万物不变中有变,变中有不变,变与不变是相对的。在“三大家”中,叔子的以上认识是非常难得而可贵的。叔子在《答计甫草书》中说,“春生夏长,秋杀冬藏者,天地之法度也。哀乐喜怒中其节,圣人之法度也。然且春夏之间草木有忽枯槁,秋冬有忽萌芽”,言自然界不变中也有所变化。写文章的道理也一样,当“兴会所至,感概悲愤愉乐之激发,得意疾书,浩然自快其志,此一时也,虽劝以爵禄不肯移,惧以斧钺不肯止,又安有左氏、司马迁、班固、韩、柳、欧阳、苏在其意中哉?”所有的法度都会突破。

五是要创新。叔子的很多文章都反对盲从古人,主张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变化、发展,有所创新。叔子认为“株守古人之法”或者“师心自用”都是不对的。叔子在《八大家文钞选序》中指出:“古人之文,自《左》《史》以下,各有其病。学古人者,必知古人之病而力洗涤之。不然者,吾既自有其病,而又益以古人之病,则天下之病皆萃于吾一人之身,其尚可以为人乎哉?”在《与陈元孝论文》中说:“我辈生古人之后,当为古人子孙,不可为古人奴婢。盖为子孙,则有得古人真血脉;为奴婢,则依傍古人作活耳”,强调继承前人的血脉,也要有自家面目。

总之,在明末清初文坛,魏禧最具反传统色彩,而他的人格魅力和文学观点则最具现实感和独创性。在清初散文三大家中,无论是人格魅力还是学术、文学成就,叔子都是最为人所称道的。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站内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江西省宁都县旅游局 赣ICP备15005341号
    地址:宁都县梅江镇胜利东路,电话:0797-6834350;0797-6834350.手机:13807077896.
    联系人:廖先生,技术支持:飘洋过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