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都概况 自然风光 红色遗址 客家风情 休闲娱乐 宾馆饭店 传统美食 地方特产 旅游招商 旅游服务 线路推介
  

游览示意图

 您现在的位置: 宁都旅游网 >> 宁都概况 >> 文乡诗国 >> 文章正文    【今天是: 
    
深谙易经的古文家邱维屏

邱维屏(16141679),字邦士,宁都河东塘角村人。他家的屋前屋后都有古松,一片青苍蓊郁。邦士经常在松树下读书,人们就称他为“松下先生”。

邦士的祖父邱一鹏,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举人,官至湖广按察佥事。邦士的父亲邱如泰,喜欢读书,但不懂得经营,以致家道中落。

邦士3岁开始读书,十一二岁开始读苏洵父子的文章。邦士的父亲过早地去世,抛下妻儿,家中一贫如洗。无钱请先生,邦士只好在家中勤勉自学。艰苦生活的磨砺,使邦士从小就沉默寡言,有时几天也不说一句话。但是与人讨论学问,邦士则一反常态说个不停。少年的邦士,就已经猎涉经、史及诸子百家文集,写作文稿叠起来已有三尺多高。

邱、魏两家是世交,邱如泰与魏兆凤又是好朋友,于是在邦士17岁那年,魏兆凤就决定将女儿嫁给邦士。有人对魏兆凤说:“他家穷啊,连饭都吃不上。”魏兆凤说:“有我呢!”嫁女儿时,魏兆凤将一些田产、房产、礼金以及仆人送给邦士作为陪嫁,把邦士当儿子一样看待。邦士并不愿意经营生产,家里家外的事情都由妻子操办。一天,家中无米下锅,妻子让邦士去邻居家借米。邦士出去很久都没有回来,妻子让人去找他,原来他站在池塘边看进村出村的行人。妻子只好另行筹米,饭熟了,再叫他回家,他低头吃饭,始终不吭一声。由此,可以看出邦士骨子里的傲气以及内心对妻子的愧疚。

23岁,邦士考秀才得了第一名,督学侯公很赏识他的文章,亲自出题在生员中再考一次,邦士还是第一名。

邦士知识渊博,上通天文,下晓地理。一天上午阳光明媚,邦士出门却带着雨伞,大家都很奇怪;下午,天空乌云密布,下起了大雨,没有带雨具的人都淋湿透了,而邦士手擎雨伞,悠然自乐。一次,邦士占卜预知易堂诸位先生那天要来塘角访问他,于是在自家门前竖起三丈高的木架,上面放了一盆油钵,以棉绳为灯芯点燃,村民莫名其妙。果然,这天先生们来了,问村民邦士家在哪里,村民指着竖有灯架处说:“就是那家。”大家都认为邦士太神了!邦士又通晓数学、历法。桐城方以智访问易堂,曾经与邦士反复演算数学难题,出来后对人说:“此神人也!”

顺治八年(1651),邦士38岁。那年秋天,邦士游扬州,接着又游苏州。顺治九年(1652),邦士39岁。这年,邦士游南昌。此后的16年间,邦士先后出鄱阳,至九江,下南京,渡淮河,走齐鲁大地,登泰山,北上太行,舟渡黄河,观龙门,涉过山西汾水,登华山,出潼关、陕西,绕过熊耳山脉到达大野湖畔,然后经武昌赤壁,顺流而下至鄱阳,溯赣江下十八滩、上十八滩回到河东塘角村。有一次,广东的陈恭平对彭士望说:“我游罗浮山,看见人迹不到的绝壁上刻有‘邦士’二字,邦士真是神人!”

邦士为人慷慨,平等待人,他眼中的达官贵人与农夫俗子没有什么区别,富贵之家与贫穷之家也没有什么区别。青州的翟君,从翰林院出来到韩城任职,此人眼高于顶,但却很有礼貌地邀请邦士去讲《易》。通过七次邀请,邦士才去,翟君像对待老师一样对待他。邦士著易数书,有时写在纸牌背面,随手丢去;翟君捡起来,全部用锦轴装璜好,挂在墙上。住在青州的冯宰相想见一见邦士,邦士不见。

邦士到了60岁,身体还很好,经常去翠微峰易堂教授弟子,口讲手批,日夜不停,每天往返于翠微峰与河东之间。康熙十八年(1679)九月,邦士病逝,享年66岁,葬于河东湖田村。

邦士爱好古文,魏禧曾跟随他学习过散文写作。邦士著有《邱邦士文集》18卷。邦士的文集中有很多抗清烈士的传记,写得大义凛然。有很多小散文,也写得很别致,细腻而令人深思,如《别氏庄之鸱》:

 

京兆别氏庄,别氏族居之,林树茂起,花之发,照耀远近山石,若五彩霞。一日,异鸟栖其树,羽毛色见与其花、石如一。别氏族咸共祥之,张酒馔,陈钟鼓、笙竽,设馔介,以祀享之。鸟若无见然。

又一日,一鸱来集其下树。鸟时自鸣,鸱必展体伏首,若有听然。鸱时去来,其来则又如是。鸟遂不异,鸱若与昵者。又一日,鸱衔硕鼠,既腐,循鸟孥及嘴陈之,昵顾其鸟,鸟无动,鸱四顾不肯已。别氏族又咸谓祥,祀享如初,并以祀鸱。然鸟若已愁矣。

鸟岂庄周所谓鹓■者邪?察其羽毛之色,不谓鹓■不可得也。然不使鸱我侮;且将难我,我又不去。谓为鹓■,则有疑之。

 

文章写了一群美丽的鸟儿,聚集在京兆别氏庄盛开鲜花的树林中。别氏庄的人认为是吉祥之兆,于是摆酒席、奏乐器,派人主持仪式祭祀它们,但是鸟儿们对此却熟视无睹,好像没有看见一样。后来,有一只鹞鹰飞来站在鸟儿们聚集的树林的下枝上,俯首倾听,显得很亲昵的样子。鹞鹰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,每次都是那样。又后来,鹞鹰衔来一只腐烂的大老鼠,尾随着一只雌鸟,把老鼠放在雌鸟的嘴边(看来这只鹞鹰是公的),并对雌鸟做出亲昵的举动,而雌鸟不为所动。鹞鹰四面瞧瞧,一副不甘心的样子。别氏庄的人又都认为是吉祥的兆头,并连鹞鹰一块儿祭祀,然而这群美丽的鸟儿好像变得忧愁起来了。邦士认为这群美丽的鸟儿,有些像庄周笔下的鹓■,然而看它们的所作所为又好像不是。

文章有些像寓言,鹞鹰、鹓■、别氏庄人分别象征什么呢?邦士的意思是由读者自悟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站内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江西省宁都县旅游局 赣ICP备15005341号
    地址:宁都县梅江镇胜利东路,电话:0797-6834350;0797-6834350.手机:13807077896.
    联系人:廖先生,技术支持:飘洋过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