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都概况 自然风光 红色遗址 客家风情 休闲娱乐 宾馆饭店 传统美食 地方特产 旅游招商 旅游服务 线路推介
  

游览示意图

 您现在的位置: 宁都旅游网 >> 宁都概况 >> 文乡诗国 >> 文章正文    【今天是: 
    
后悔没有战死沙场的彭士望

对于易堂的“广己造大”,彭士望贡献很大。他多次漫游大江南北,交结仁人志士,宣传易堂诸子,使“宁都三魏”的名声传遍天下。

彭士望(16101683),南昌人,本姓危,字躬庵,又字达生,号树庐、晦农。晚年他取名“耻躬”,深感没有战死沙场殉国而愧疚。

小时候,彭士望颇为自负,不愿做一个碌碌无为的人。12岁时,舅舅以《蜡梅》为题让彭士望写首诗,彭士望提笔便书,诗中有“纵积金英为非子,便无酸气不识贫”之句,表现了不爱金钱、立志高远的情操。舅舅惊异地说:“这孩子有远大志向,将来不是平常人啊!”彭士望16岁,成了县里的秀才,与新建的欧阳斌元等人相互砥砺,注重实学。

其父彭皙认为漳浦的黄道周是一个“铁汉”,临终前要彭士望拜他为师。1640年,彭士望遵照父亲的遗愿去拜访黄道周,不料黄道周因上书触怒皇帝,已经下狱。彭士望于是奋不顾身,联络友人营救。太学生徐仲吉上书为黄道周辩护,也被捕,而且牵连到彭士望。彭士望毫不畏惧,又拜会东林党人,竭力营救。其时,正赶上宜兴的周延儒重新当上宰相,黄道周终于被释放。黄道周后来做了南明的礼部尚书。

1644年四月,清兵入关;五月,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南明政权。兵部职方司主事杨廷麟谋划起兵,彭士望为其在九江招兵。然而,福王那里传出许多流言蜚语中伤杨廷麟,并涉及彭士望,起兵一事只好作罢。九月,南明皇帝下诏,让彭士望到湖北、河南协助军事。到了南京,部司索贿,彭士望与一同被推荐的6人非常愤慨并严正拒绝。这样,皇帝的诏书成了一纸空文。

1645年,史可法招彭士望去扬州。彭士望的好友欧阳斌元也在史可法手下为幕僚。彭士望到扬州后,立即向史可法献奇策,要史可法用高杰、左良玉的军队清除皇帝身边的奸臣,欧阳斌元也一同进言。史可法也许没有意识到清除朝廷的腐败是抗清复明的根本,反而认为他们的策略是大逆不道,大惊失色说:“你们年少气盛,如果那样,就很好了吗!”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彭士望与欧阳斌元失望地离开了史可法。这年,彭士望35岁。

1645年六月,彭士望来到宁都,与魏禧等人一见如故,成了生死之交,彭士望和好友林时益一家人一同上了翠微峰。就在此时,南明相国杨廷麟守赣州,进军吉安。徐必达等诸将骄横不羁,让杨廷麟想起了彭士望,认为彭士望与他们一起,可以达到一种互补的作用;于是任命彭士望为湖西道道员,协调诸将之间的关系。在彭士望的努力下,诸将才开始和睦了。1646年春,彭士望改任湖东道道员,监护数百残兵。彭士望爱兵爱民,深受百姓拥护。十月,清兵攻破赣州,杨廷麟赴难殉国。这年冬天,失望的彭士望回到翠微山中,与诸子相聚于易堂。

彭士望是诸子中最早漫游的人。1647年三月,离上年冬天九子在易堂相聚才数月,彭士望就开始漫游,从湖西到苏州,瞻仰先祖墓;第二年正月,再游苏州。1651年,彭士望又游苏州,与沈士柱、黎士彦诸子见面;在京口,与曾灿相会。这年五月,彭士望游扬州,与三茅山道士张仲符、钱塘姚志卓、福缘庵僧人德宗在一起,写下《庶下吟》诗10首。1652年,彭士望出游归,带领大儿子厚德从翠微峰迁居三■峰。1653年,彭士望出游经过南丰,与李深斋相交。1655年彭士望出游归来后,自己种地,自食其力。次年,彭士望从三■峰迁居冠石,与林时益住在一起,有时间就去南丰与程山诸子讨论学问。1660年,彭士望出游至星子县宋之盛处,住了近4个月,与髻山七隐交友,作诗39首。1661年,彭士望游安徽,交方中发、杨森、方仲德为友,又访问钱秉灯,然后经过当涂,停留在采石。1662年,彭士望出游江苏、浙江等地,交胡长庚、胡长映、罗京、刘师俊等友,徘徊在仪征与扬州之间。1663年,彭士望在京口住了半年后,游苏州,之后又游福建交友。第二年正月由闽南至宁化,春天在汀南授徒。1665年,彭士望在翠微山中住了一年,评两汉三国,自编诗集10卷;次年又出游。此后,彭士望几乎每年都出游,先后漫游湖南、广东、福建等地,来回三山之间,直到1680年魏禧病逝仪征舟中,彭士望仍在游历,这一年他已经71岁了。他在文章中写道:“叔子友兄之变,予哭之于吴门,再哭之于真州,又送哭之于舟次。哀恸虽深,而于朋友始终之谊怛然其未尽也。盖予与叔子为性命交,虽两人而实一体,学问之蹉,过失之规劘,数十年如一日。迩年境遇迫于外,衣食乱于内,其所以负叔子者不一而足。予负叔子而叔子未负予。”

彭士望是九子中漫游时间最长的人,也是传播九子声望最有贡献的人。彭士望不断地游历交友,又经常返回翠微山中,亲自耕田,自食其力。他先后在翠微峰顶、三■峰、冠石、青草湖居住过,自号晦农。他在青草湖桂花树下的茅屋中,写下《山居感逝》,叙述平生不平凡的经历,列举所交结的友人160多名;又含着泪水,写下《死者亦多门记》,记叙了明末死节师友200余人的事迹,而自悔当年没有成为烈士。叔子辞世后,彭士望再没出游了。康熙二十二年癸亥岁(1683)五月十七日辰时,彭士望病逝,享年74岁。其子孙仍留住宁都。

彭士望生平著作丰富,著有《手评通鉴》294卷、《春秋五传》41卷、《诗文集》40卷。

彭士望的诗文成就,在易堂诸子中是较高的。他的诗不事雕琢,质朴易懂,在平实间又寓有深意,自然流露出一种英雄情怀和对入侵者的愤慨。如:

 

同林确斋及令子舟之、吴子政东岩采药逢劚药者

未定春天雨间晴,前山应有药苗生。

旁求便荷一锄往,决择终须二老行。

自失神农都是病,尽归空谷少知名。

令予不敢轻凡草,忍视牛羊践履平!

 

诗人认为雨晴不定的季节,一定有药苗生长,于是和朋友们一起到处采药。诗人说,自从神农去后,病就多起来了;那些经世治病的药苗都藏进了深山幽谷之中,而不知道它们的名字。诗人接着说,济世救病的药苗自然是很珍贵的,即使是普通的凡草,我也不敢轻视啊,那能容忍牛羊对它们践踏呢!诗,总是有感而发,诗人联想到清兵入关,一路烧杀,豪杰侠客、有识之士都潜迹于山林;人民像青草一样,遭受到一群牛羊的践踏,苦不堪言。诗人怎不因此而悲愤呢!

彭士望的散文在九子中的地位仅次于魏禧,风格大气恢宏、雄健奔放。清代文学家尚镕甚至这样评论彭士望的散文:“如涌万斛之源泉,以灌四方之涸泽,才情气魄,似更在叔子之上。”但叔子的文章更为纯净,更注重文法。而士望的文章不屑古人之法,较为随意性,有时显得“往而不返”。《与魏冰叔书》一文是彭士望阐述其文学观点的重要文章:

 

昨偶忆《藏弆集》载侯朝宗论诗文书三首,即取阅,属兴士抄之;更朱画反覆玩绎。其言之至者,殆无以易。其《与任王谷书》中有云:“行文之旨,全在裁制,无论巨细,皆可驱遣。当其闲漫纤碎处,反宜动色而陈,凿凿娓娓,使读者见其关系,寻绎不倦;至大议论人人能解者,不过数语发挥,便须控驭,归于含蓄;若当快意时,听其纵横,必一泻无复余地。”此最高之论。朝宗学《史记》,写生得神髓处,全在于此。《壮悔集》有二吴、徐张传,出没超脱,咸用此法。而愚意则又以为未尽然。

吾辈今日立言,明悉理事,指陈利弊,将救世觉民之为急。故于古今成败、得失、邪正是非之际,往复留连,疾呼痛詈,犹恐疲癃聋聩之夫,藐然而不一听。苟仅数语发挥,便归含蓄,只可以动明哲而不可警天下之中才。《孟子》七篇,已不同于“二论”,“三百篇”风雅之变,必不同于《关雎》《采葛》。世则有然文从而变。而作文者之用心弥苦弥曲,弥曲弥厉。如天地之噫气,郁不获舒,激为震霆,凝为怪雹,动荡摧陷,为水溢山崩。夫岂不欲为卿云旦日、甘雨融风?势有所穷,不得已也。即文字写生处,亦须出之正大自然,最忌纤佻,甚或诡诬,流为稗官偕史。敝乡徐巨源之《江变纪略》、王于一之《汤琵琶》《李一足传》,取炫世目,不虑伤品,其文纵工,未免携琬玉易羊皮,终必为明眼人所厌弃。而巨源更颠倒是非,罗织口语,快其私怨。友人已痛言之,属其毁去,巨源不听,卒死横折。推朝宗“闲漫纤碎,动色而陈”之言,不善用之,其流必至为徐、王之失,即朝宗诸小传,亦不免见其疵累。

盖文人之文,与志士之文,本末殊异。文人志在希世取名,即深自矜负,正其巧于容悦;间或谈世务、植名教,文焉已耳。以文非此,固不传也。俳优登场,摹拟古人,俯仰毕肖,观者抚手,悲愉递出。及其既过,彼我判殊,了不相及。志士之文,如乐出虚,如蒸成菌,有大气以鼓之,一听其天倪自动,其心与力之所至,而言至焉,其心与力之所不至,而言亦至焉。其嬉笑怒骂,以至痛哭流涕,无不有百折不挫之愚诚贯彻中际。其行止出没,无纂组雕削之劳,不知世目非笑之为非笑。此即立韩、欧、班史于其前,肖之则赏,不肖则随手刑,要亦不能强其所不同以求毕肖,况下此区区者乎?故言必发于心,而文亦必以其实重。心与实之所出,斯历千百世而不磨,而天下人得之为有用。此望与叔子孜孜焉求之而未或至焉者也。因朝宗一妄言之。

 

这是彭士望写给魏禧的一封书信,阐明他写文章的一些观点。文章从谈侯朝宗有关文论开始,对侯朝宗“当其闲漫纤碎处,反宜动色而陈,凿凿娓娓”、“至大议论人人能解者,不过数语发挥,便须控驭,归于含蓄”的观点提出了不同意见,甚至批评。首先,彭士望认为写文章的目的在于“明悉理事,指陈利弊,将救世觉民之为急”,因此要大声疾呼;而含蓄,只能打动明智的人,不能打动一般的人。其次,从《孟子》七篇不同于《论语》,《诗三百》不能都同于《关雎》《采葛》,说明文章不能一成不变;自然界也如此,震霆怪雹、甘雨融风有所不同,不要拘泥于法则。第三,文章描绘、叙述要正大自然,最忌讳细微、轻薄,并以徐巨源、王于一作品说明,指出侯朝宗的一些小传也有此类毛病。第四,认为文章可分文人之文与志士之文,他们的写作目的、手段、效果完全不同。第五,提出不要盲目仿效古人。最后,亮出作者写这篇文章的主旨,即文章内容要真实,要为天下人所用。

现在看来,文章有它可取的一面,当然也有时代的局限性,细节描写不只在小说中很重要,在散文中有时也是很重要的。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站内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江西省宁都县旅游局 赣ICP备15005341号
    地址:宁都县梅江镇胜利东路,电话:0797-6834350;0797-6834350.手机:13807077896.
    联系人:廖先生,技术支持:飘洋过海